• 加大企業融資成本 掩蓋信貸資產風險

      

      企業“過橋”貸款存“落水”隱憂

      多地探索破解之路 專家建議進行制度再設計

      近日,銀保監會表示,將落實無還本續貸等監管政策,以著力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記者在調研時了解到,今年以來,中央及各地相關部門采取各種措施推動實體經濟降成本,督促和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持力度,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融資難融資貴。

      但仍有不少企業反映,當前銀行業為了規避貸款風險,要求企業還了舊貸才能貸出新款,企業在拿到新貸款以前這段時間,需要使用“過橋貸款”(或“過橋資金”)維持運營,由此加重了企業負擔,進一步造成了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專家和企業經營者建議,宜從體制機制上進行頂層再設計,讓企業切實從中央普惠金融政策中體會到更多的獲得感。

      企業:每年最愁貸款“過橋”

      “過橋貸款”,作為一種過渡性貸款行為,是中小微企業解決流動性不足的無奈之舉。過橋貸款的產生在於銀行流動資金貸款的“先還後貸”管理制度,但從現實情況看,這大大增加了企業的資金成本負擔,導致制度設計的“事與願違”。

      遼寧大學地方財政研究院院長王振宇認為,一般情況下,“過橋貸款”具有融資期限短、貸款成本高、民間融資比例高等特點,在充分肯定“過橋貸款”積極作用的同時,也要看到其存在的問題及其潛在風險,如掩蓋了企業的信用風險,加大了企業融資成本,掩蓋了信貸資產風險。

      遼寧營口一家民營企業最近剛剛東拼西湊1600萬元,用於貸款一年到期後還舊貸新。“每年最愁貸款‘過橋’,即使我們這樣講誠信的企業,往往也要耗費半個月時間,最長能有兩個月。”這家裝備制造業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說,5年前公司貸款“過橋”期間借了高利貸,兩個月利息成本增加了140萬元,到最後銀行說沒有額度不能續貸,企業差點因此停擺。

      沈陽一家生產電力設備的高科技企業因為經營效益好,從一家股份制商業銀行以較低的利率貸到款項,但同樣面臨“過橋”之苦。這家公司的財務負責人說,企業“過橋”期間一般會通過收縮生產和減少對外付款來“擠錢”,實在不行,就要到利率更高的小貸公司借貸或拆借民間高息貸款,往往會背上沉重包袱。“民間借貸最便宜的每天千分之二點五,即使銀行不拖延,僅重新辦理房產抵押和土地評估,平均也要4天時間,如果趕上哪個部門電腦系統升級或行長出國,那‘過橋’利息成本就大大增加。”

      企業借高息貸款“過橋”無異於飲鴆止渴,而“過橋”後如果銀行不能正常續貸,對企業更是滅頂之災。遼寧一家從事鋼鐵深加工的知名民企,幾年前通過政府一家投資機構融資,從一家國有銀行貸款“過橋”,結果事後貸款沒能續貸,企業流動資金枯竭,雖有訂單卻無法生產,現已處於停產狀態。

      某些中小型公司而言將會面臨人才問題的困擾,便有人考慮到基於現在的國民對金融炒金的熱情以及近年來爆出的股權投資的收益年年高升的現象更是顯示出人們對財經股票的渴望,更因為高端人才被高薪挖去,即使是大力挽留和提出更優渥的待遇似乎也無法打破,為更好的留住主心骨幹部,出此無奈加以對策,有公司將按照員工的工作能力和水準考核,給與相應的股權獎勵。

      “每年‘過橋’期間,企業都會損失10%-20%的營業額,”沈陽一家從事調味品等商品批發的經銷商對記者說,他的企業貸款“過橋”期間必須緊縮流動資金減少供貨。“‘過橋’時,一不小心就會‘落水’。”他說。

      “過橋貸款”提高企業成本積聚風險

      東北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院長鬱培麗表示,在當前經濟金融運行比較複雜的環境下,企業遭受市場不景氣和資金鏈持續緊張的雙重壓力。“過橋貸款”的高融資成本成為企業經營發展的大包袱,直接導致企業負債成本大幅攀升、償債能力下降。

      記者在遼寧多家金融監管部門和銀行采訪了解到,先還舊再貸新曾是金融監管部門對銀行業經營的一項硬性要求,盡管這個監管要求現在有所放松,但許多銀行仍延續這個做法。

      “現在貸款需要‘過橋’的接近一半,往往都是針對中小型民營企業。”一家地方性商業銀行沈陽分行的負責人對記者說,確定企業資金流動狀況比較麻煩,銀行通常采取先還後貸這個簡單做法,但確實會增加企業的財務負擔。

      不僅如此,企業在貸款“過橋”還經常要違規操作。“大多數企業不可能中斷生產,往往只能通過借錢還貸,貸後再還拆借的錢,但我們重新貸款又必須要求提供用於購買原材料等購貨單證明。”一位國有商業銀行地市分行的負責人說,重新發放貸款面臨許多監管難題,如果嚴格執行有時只能“停貸”,在這種情況下,市場容易催生一些制造假流水單的中介公司。

      遼寧一家地方性商業銀行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在“過橋貸款”企業中,有些企業經營已出現不利於貸款清償的問題,如財務狀況惡化、資金鏈緊張等。但這部分企業以“過橋貸款”方式進行掩飾。由於“過橋貸款”的資金交易隱蔽性較強、借貸關系錯綜複雜,加上一些企業對“過橋貸款”融資情況諱莫如深,造成銀企之間信息極不對稱,導致銀行在貸前調查、貸中審查和貸後跟蹤檢查時,難以充分掌握企業資金運轉的真實情況,威脅到銀行信貸資產安全,造成了潛在的信貸資產風險聚集。

      業內人士表示,一些銀行機構的客戶經理為完成與績效考核相掛鉤的業務營銷任務和信貸風險考核指標,對企業高成本民間融資采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態度。

      盡管不少地方政府為了幫助企業解決“過橋”難題,成立了一些融資機構,但杯水車薪。許多企業被迫轉向小貸公司融資,這個過程也存在監管盲點。

      多措並舉破解“過橋”之困

      今年以來,中央及各地相關部門采取各種措施推動實體經濟降成本,督促和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持力度,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融資難融資貴。

      遼寧鳳城太平洋神龍增壓器有限公司是一家民營高科技企業。企業生產的整機品種有1000多種,零部件2000多種,維持正常庫存必須占用六七千萬元資金。“廠房早就該擴大了,但過去銀行貸款一年一還,我怕加大固定資產投資之後銀行貸款不穩定,就一直不敢建新廠房。”董事長劉濟豪說,後來鳳城農商行為他的企業研究辦理了三年期的無還本續貸,他才下決心加大對企業投資,擴建的新廠房今年10月就將投入試運營。

      遼寧省銀監局通過下發指導意見、開展專題調研、約談機構負責人等方式,指導轄內銀行機構合理確定貸款期限、創新貸款服務方式、科學進行貸款分類,大力開展續貸款,降低企業“過橋”成本。

      為幫助中小企業解決融資轉貸環節中的難題,沈陽市2016年設立中小企業融資扶持資金。針對國有大中型企業的“過橋”需求,還對原有業務進行打造升級,設立推出了沈陽市應急轉貸資金,於2017年7月正式實施,截至目前累計為企業辦理轉貸業務413筆,累計投放應急轉貸資金447億多元,幫助企業降低貸款“過橋”財務成本約4億元。

      營口市借助市屬國有企業營口股權(創業)投資引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組織搭建了中小企業持續發展基金,為營口地區中小企業提供短期過橋資金。自2016年10月運行以來,截至目前,累計為中小企業提供信貸支持超過16億元,為企業節約融資成本約1500萬。

      各地銀行業監管部門和地方政府進行的探索,僅僅是初步的。采訪中,不少業內人士和專家認為,有效破解中小企業“過橋”之困,首先需要金融部門加強服務意識,轉變業務發展方式。丹東銀監分局局長李淑莉介紹,商業銀行應主動調整,順應當地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導向,通過開展無還本循環貸等業務,降低企業“過橋”成本。王振宇建議,改進銀行流動資金貸款的“先還後貸”的管理制度,對那些信用記錄良好、經營正常的小微企業進行貸款展期,發放新貸款償還老貸款,避免小微企業去市場上找更貴資金借新還舊。

      其次,各部門宜統籌協作,通過科技手段精准征信。不少銀行業內人士認為,貸款“過橋”有時也屬無奈之舉,政府貸款風險補償和獎勵機制、綜合信息服務平台、信用體系建設等方面的頂層設計不足,使銀行信貸風險控制具有很大不確定性。業內人士建議,政府部門宜牽頭搭建銀企信息交流平台,完善征信建設,健全對失信企業的聯合懲處機制。

      目前,遼寧多個部門也開始合作探索新的精准征信模式。銀監、稅務、保監部門建立“銀稅互動”和“銀保合作”機制,運用大數據技術,指導遼寧轄內銀行業科學利用稅務信息和保證保險作為征信手段加大對小微企業的信貸支持。

      第三,多策並舉為企業融資擔保,引導企業更多進行直接融資。鬱培麗說,為解決中小企業貸款“過橋”的現實困難,可建立更多的有政府背景或市場化的第三方平台,例如中小企業信用平台、擔保平台等機構;此外,為了降低融資成本,有條件的中小企業也可以更多采取股權或債券等直接融資方式。

      高盛「股份牛熊證需求及街貨分佈圖」可更貼市地掌握個股(如騰訊、平保牛熊)的倉位部署。圖中的街貨統計數據顯示過去五日分佈於各個收回區域的街貨量變化及重貨區域,一目了然。


  • Commentaires

    Aucun commentaire pour le moment

    Suivre le flux RSS des commentaires


    Ajouter un commentaire

    Nom / Pseudo :

    E-mail (facultatif) :

    Site Web (facultatif) :

    Commentai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