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了壹只螢火蟲

    螢火蟲物語

    春有花開,夏有涼風,秋有落葉,冬有瑞雪,無論哪個季節都是那麽的富有詩意。

     

    然而,在其中壹個特殊的季節裏,壹種特殊的小精靈卻牽動著壹整個季節的心情。那便是夏天的螢火蟲。

     

    童年的夏天是有整晚的繁星點點作伴,不遠處的池塘傳來青蛙的瓜瓜叫聲,小夥伴們和大人們壹起在院子裏乘涼曬月亮。

     

    那時候,夜晚的小精靈們總是壹閃壹閃地飛舞著,成群結隊的螢火蟲仿佛將天上的星空搬到了地面之上,充滿好奇心的我們喜歡將螢火蟲放進玻璃瓶子裏,關了燈,享受那壹片屬於自己的微微暖光。

     

    螢火蟲大致在夏末秋初出現,這是陜南壹年中最好的季節。每當“雞棲於塒,日之夕矣,”壹天的燥熱便漸漸消散。在鄉村,晚飯過後,撮條馬紮坐在院落的月影裏,搖壹把紙扇或紙板,遙看銀河,有壹句沒壹句的談天說地,品古論今,即便沒有微風,心裏也沁著淡淡的涼意,煩惱便沒了著落,似乎尋常的凡夫俗子也成了仙人。

     

    恍惚間,在身邊幽深空曠的寂靜裏,時而會若隱若現,若明若暗地飄來壹只或幾只螢火蟲,夏夜立刻神了起來,有如靜置在昏暗墻角的豎琴被雙隱形的纖手撥出了悠揚的琴音,枕邊淡粉的日記扉頁被甜蜜的煎熬寫上了思念,人久違的童心也從遠方歸來,困意便飄到了院外不知名的所在。

     

    “輕羅小扇撲流螢”,螢火蟲是最好捉的,它飛得緩慢,似乎帶著醉意,東拐西撞的不走直線,對人也無戒心。人對它也只是喜愛,即便偶發童心,捉住了也不加傷害。間或兒童把它放進了蔥葉,玩膩了,便任它爬出,仍留在那裏的,天壹亮,便了然無趣了。

     

    童心是清如水的,七八歲的年紀還不知何為人生,玩心正盛,拎著由螢火蟲點亮的蔥葉小燈,便仿佛拎著根魔杖,或阿拉丁的神燈,跑著,跳著……

     

    那時覺得,天上的星星就是地上飛去的小小螢火蟲,而地上的螢火蟲就是天上落下來的星星。在歷經坎坷後才知道,人都想成為高高掛在天上的星星,而絕大多數卻難免成了地上的螢火蟲!

     

    可即便成了壹只螢火蟲,若能用自己微薄的光,照亮周圍的小小空間,不也是壹種幸福麽?

     

    放在手心裏的螢火蟲看起來即善良又孱弱,可誰曾想到小小的螢火蟲竟是個獵手。它東拐西撞的目的,壹是尋覓配偶,二是尋覓蝸牛。每當覓到合適的蝸牛,螢火蟲就會用倒勾著的針狀嘴快速地向蝸牛的體內註入壹種毒素,不久,蝸牛就會中毒死亡,腐爛成“粥”後,就可任其開心地享用了。


  • Commentaires

    Aucun commentaire pour le moment

    Suivre le flux RSS des commentaires


    Ajouter un commentaire

    Nom / Pseudo :

    E-mail (facultatif) :

    Site Web (facultatif) :

    Commentaire :